主页 > 新闻中心 > 公司新闻 > 新闻中心
公司新闻

人聚在一起是聚会,心聚在一起是团队因为他连

时间:2019-11-17   编辑:admin

  第八百五十七章等待你成长

  白二郎是一点儿头绪都没有,因为他连关家是谁家都不知道,他只能去问祁珏。

  祁珏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,“你说关家呀,我不是很熟,不过我大哥和关二哥挺熟的,他们家以前是益州王府的家臣,怎么了?你怎么想起问他家了?”

  与此同时,满宝也正在和纪大夫聊关家。

  刚送走一位病人,暂时没有新的病人进来,纪大夫便带着满宝去做药丸,俩人就一边搓药丸一边说话。

  满宝提起昨日的生辰宴,说她遇见了关家的二郎,还和人家儿子说了一下关老爷的病情,然后问道:“纪大夫,我去了关家好几趟,还不知道他们家是干什么的呢。”

  纪大夫没在意的道:“还能是干什么的,自然是读书种地的。”

  “您说起季家的时候也说是读书种地的,但季家就很厉害,人家住在城里,还有那么大的房子,关老爷怎么住在城外?”

  纪大夫就笑道:“这读书的也和读书的不一样,比如你那两个师弟,一个在读府学,一个在书院读书,那能一样吗?”

  他道:“季家出了一个左相,读书出来当的是天子之臣,关家差一点儿,关老爷自己也是读书人,不过他以前是王府的家臣。”

  满宝愣愣的,“益州王?”

  “对啊,我们益州能有几个王府?”

  满宝没想到关老爷真的和益州王有关,半响才反应过来,“以前?那现在呢?”

  “现在?”纪大夫摇了摇头道:“那就不知道了,关老爷的头痛病越来越严重后就从王府里搬出来住到了关家庄,还在不在王府任职我一个大夫也不好问,不过香火情肯定还是在的,听说他还时不时的被王爷叫到王府里下棋画画呢。”

  “他眼睛不是看不到了吗?”

  “看不到也是这半年来的事,以前可好着呢。”纪大夫蹙眉看向满宝,道:“搓药丸的时候也要专心,这种病患家中的事你知道个大概就行,没必要细究。”

  他往前院看了一眼,没外人,这才压低了声音和满宝道:“我们这些做大夫的除了医术好,还得眼低嘴紧,不该看的别看,不该说的不说,尤其你还是个女娃,以后是要常出入深宅后院的,知道吗?”

  满宝微微被转开了注意力,问道:“我为什么要常出入深宅后院?”

  纪大夫就看了眼懵懂的满宝,摇了摇头笑道:“你呀,年纪还小,待你再长两岁就明白了。”

  “那您现在就告诉我呗,怎么还非得等我自己想明白呢?”

  纪大夫一想也是,轻咳一声道:“我这不是不好说吗……行吧,告诉你,妇人身上有很多病都不好请我们这样的大夫看,你是个女娃,她们更喜欢找你。”

  纪大夫没说的是,其实从去年入冬后便开始有人悄悄的找上来了,都是想请满宝出诊的。

  毕竟去年重阳,满宝可是独立掌了一个医棚,而且还治好了不少人。

  深宅大院里的太太小姐们,各种各样的病情也不少,哪怕家里不缺钱,有的也开明,但有些病就是不好与他们启齿,所以总是憋着不看大夫,多是自己请个懂行的嬷嬷开药了事。

  满宝去年在益州城扬名,一下盯着她的人就多了起来。

  别的不说,她可是正儿八经学了医术的,不比家里那些嬷嬷强?

  所以入冬那会儿便有人来药铺请过满宝,只是被老郑掌柜和纪大夫一起挡了。

  一是因为满宝医术还在学习,纪大夫还不放心完全放手让她去治,这会儿要是治坏了人,那是要坏名声的。

  对一个大夫,尤其是一个有可能成为名医的大夫来说,名声是很重要的东西,所以纪大夫有何老郑掌柜都很爱惜满宝的名声。

  二则是因为满宝年纪还小,会派人来请满宝的都是深宅大院里的太太们,这孩子还太活泼,别看她整天笑眯眯的,脾气却又大又犟,从小没受过什么委屈,进了那些规矩多的深宅大院,恐怕一言不合就能甩开脸子,纪大夫很怕她还没开始自己的名医生涯,就先把自己搭进去了。

  所以纪大夫和老郑掌柜都不敢放她出去。

  而且,纪大夫这会儿就看着满宝叹气,这孩子还话唠,跟谁都能唠上话,还聪明,秘密那是一摸一个准,但大户人家的秘密是那么好知道的吗?

  纪大夫语重心长的教她道:“妇人看病的顾虑很多,尤其是带下病,那是私隐之事,能看得起这样的病,或者会因此来找大夫的,大多家境都不差,你出入这样的府邸就得把耳朵半闭起来,眼睛也半闭起来,嘴巴更是闭紧,不该听的不听,不该看的不看,不该说的更不能说。”

  纪大夫道:“知道的少,人才能欢乐些,也更安全些,活得长久点儿。”

  满宝听得一愣一愣的,半响才问道:“可眼睛耳朵并不受自己的控制呀,嘴巴还行,我紧闭着不说话,谁也撬不开,可眼睛怎么闭,耳朵怎么堵?”

  她道:“半闭半堵,那不是自欺欺人吗?比如关家,纪大夫,您是真的不知道关家的事,还是假装自己不知道呢?”

  纪大夫丢下药罐,直接放到她跟前拍了拍手起身,没好气的道:“我累了,剩下的你自个搓去吧。”

  满宝嘟了嘟嘴,小声道:“被我说准了就恼羞成怒,说到底还是自欺欺人……”

  纪大夫虽然年纪大了,但耳朵好着呢,听见了她的嘀咕,就点着她的额头道:“在你没有明白这个道理前,我是不会放你单独出诊的。”

  满宝瞪圆了眼睛看纪大夫。

  纪大夫这才哼了一声转身走了。

  满宝这才想起自己的最初目的,立即乖巧的认错,成功拉住纪大夫后才道:“那您再说一说关家的事呗。”

  纪大夫皱眉看她,“你为何非得问关家的事?”

  满宝找了个借口道:“帮白善问的,昨天我们和关二郎见着了,他和白善聊得特别来,还请了白善明天和我们一起上门呢,白善也答应了。”

  纪大夫眉头皱得更紧,“关二郎要拉拢白善?还是白善想通过管家投靠王府?”

  他有些不太高兴,因为白善有可能把满宝拉下水,他道:“前几日你们不是才因为卖花的事打了王府的脸吗,怎么又要和王府扯上关系?”

  满宝愣愣的摇头,“纪大夫您要是不提,我都差点以为卖花是去年的事了。”

  纪大夫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,但还是道:“关家现在没什么好问的,关二郎在外头读书,关大郎在家服侍关老爷,关老爷早就不在王府了,只是似乎还在王府挂名,就这些,你还想知道啥?”

  满宝摇头,再问详细些,就要不好糊弄了,谁还是笨蛋不成?

  满宝心里叹气,身边的人太聪明也不好呀。

  比如纪大夫,再比如庄先生,满宝心想,要是个个都和白二一样多好呀。

热线电话| 投诉建议Copyright © 2015-2018 www.jsmeihaowuye.com 江苏美好物业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湘ICP备14009798号 | 技术支持:江苏美好物业服务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