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新闻中心 > 公司新闻 > 新闻中心
公司新闻

高层救援消防演练,筑牢安全“防火墙”满脸惊

时间:2019-11-17   编辑:admin

    白善就蹙眉道:“才在祁家,我们也不好详细的问那别院在何处,只知道在西郊,城门出去二十里左右的地方,是与不是,还得让二吉去看一眼才行。”

  满宝道:“二吉现在不能出门吧?”

  白善:“我们去找了画张图回来给他看。”

  满宝就扭头看着他。

  白善轻咳一声,捂住肚子有些痛苦的道:“我觉着肚子有点疼,不太舒服,你给我开些药,我在家休息两三日吧。”

  满宝小心翼翼的往外看了一眼,压低声音道:“小心先生知道了与你算账。”

  白善就冲她眨眨眼,小声道:“你不说,我不说,谁知道?”

  正好来找他们的白二郎探着身子从窗口里伸进来整个脑袋,幽幽地道:“……我知道了。”

  正靠在一起说悄悄话的满宝和白善一起吓了一跳,满脸惊慌的抬头看向窗口,看见是白二郎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  然后俩人心中都忍不住腾的一下冒起火来。

  白善撸了袖子跳上椅子,伸手就要越过窗口抓他,白二郎敏捷的往后一跳,指着他叫道:“你敢欺负我我就告诉先生去。”

  庄先生也才放下书,正要从书房里回自个的房间,闻言就在门口站了站后问道:“告诉我什么?”

  白善就在窗里冲白二郎杀猪抹脖子似的使眼色,白二郎得意的冲白善笑了笑才大声回答庄先生的话,“没什么先生,我们闹着玩儿呢。”

  庄先生这才回房间去,还道了一声,“我要睡觉了。”

  白二郎就应了一声,然后一溜烟的跑到满宝的房间门,直接推开门进去。

  他靠在屏风上看着俩人,一副抓到了你们的模样,哼哼道:“你们竟然想作弊逃学,我都听到了。”

  满宝问:“你想怎么样?”

  白二郎道:“今晚轮到我给先生端洗脚水了。”

  满宝看向白善,白善咬牙道:“我去端。”

  白二郎就转了转眼珠子道:“你们得告诉我你们逃学去哪儿,不然我就去告诉先生。”

  白善皱了皱眉,满宝道:“告诉你,你守不住秘密。”

  “谁说的?”白二郎不服气的道:“我绝对不会告诉先生的,我发誓。”

  满宝想了想后道:“他要和我去关家看病。”

  白二郎挠了挠脑袋问道:“关家是谁家呀?”

  “是纪大夫的一个病人,得了头痛病,很厉害。”

  白二郎更迷糊了,“这和善宝有什么关系?”

  满宝和白善同时一噎,是哦,这和白善好似是没什么关系。

  白二郎瞪着眼睛看俩人。

  白善眨眨眼后忍不住道:“反正我答应了关二郎要去,那就得去,不能食言。”

  “请假也要去?就见了一次面你就跟他这么好了?”白二郎一脸的惊奇,“我们和祁珏都这么熟了,让你请假去参加他的生辰宴你都不肯答应,你……”

  白二郎顿了顿后道:“不行,我也要去看看他是个什么样的人物。”

  白善和满宝:……

  白二郎盯着他们道:“你们敢不答应,我就不帮你们保守秘密。”

  白善蹙眉,问道:“你要上学,怎么去?”

  白二郎就看向满宝道:“你怎么去的,我就怎么去。”

  满宝和白善:……

  俩人同声道:“不行!”

  白善压低了声音道:“我只打算与学里请假,可没打算告诉先生。”

  白二郎:“那我也不告诉先生。”

  满宝就和白善一起用一种看智障的目光盯着他看,“你是不是傻,明天先生有书院的课呀。”

  一个书院上着课,还是他们班的课,他缺不缺课先生能不知道吗?

  白二郎瞪着眼看他们,半响,他走到屋里,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道:“你们来想办法。”

  白善便转身出去,“我先去给先生端水了。”

  说罢给满宝使了一个眼色,转身出去了。

  满宝就和白二郎在屋里大眼瞪小眼,一刻钟以后,白善端了洗脚水出来倒掉,洗了手后又进屋,得意的对白二郎道:“我已经和先生坦白了,先生已经答应我了。”

  白二郎一脸的不相信,“我不信。”

  “不信你就去问先生吧,我还告诉了先生你威胁我们的事。”

  白二郎便张大了嘴巴,瞪着白善半响说不出话来。

  白善侧开身子,给他让出一条路来,扬眉问,“你走不走?”

  白二郎就气得哼了一声,起身便走。

  满宝在背后给了他一个同情的目光,然后悄悄冲白善竖起了一个大拇指。

  白善自然是不会告诉庄先生的,他可是偷偷逃课的呢。

  唯一知道他逃课的也只有大吉了,当然,第二天他并没有逃课,因为还不是关老爷问诊的日子。

  白善从满宝手上拿了诊断方子,然后交给大吉,让他明天再去书院请假,今天他依旧会去上学。

  白善道:“你今日就想一想怎么和纪大夫说吧,等我下午下学了便和你一起去找唐县令说说话儿,他要是不方便查关家,我们两个就趁着明天的机会多问问。”

  满宝点头,“我今天就去问纪大夫关家的事,他给关老爷看了十来年的病,肯定很熟悉他的。”

  白善颔首,俩人便在门口分别。

  白善转身要上车,一直偷偷(其实是光明正大)的趴在车窗边上看着他们的白二郎唰的一下放下了窗帘,在车内坐好了。

  白善上了车,然后盯着他看。

  白二郎坐立不安的问,“干嘛?”

  白善脸色深沉的道:“你还记得庙会的时候你在观里扒唐县令窗户的事吗?”

  白二郎“啊”的一声,不明白他怎么突然提起这事来,便点了点头。

  白善道:“我们回城以后找过唐县令,唐县令说了一句话。”

  “什么话?”

  “他说好奇心比较重的人通常都比较有磨难,”白善伸手按住白二郎的肩膀,认真的道:“师弟,你要过得顺遂,就少些好奇心?”

  白二郎拍掉他的手,没好气的道:“我比你还大一岁好不好。”

  他有些不甘愿的道:“明明我们三个才是一起长大的,我有什么事也从来不瞒着你们,你们为什么要瞒着我?”

  白善不说话。

  白二郎就哼了一声,不高兴的扭过头去不理他了。

  白善就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后道:“好吧,那你要是能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去关家,我就告诉你所有的事。”

  白二郎就皱着眉头思索起来。

热线电话| 投诉建议Copyright © 2015-2018 www.jsmeihaowuye.com 江苏美好物业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湘ICP备14009798号 | 技术支持:江苏美好物业服务有限公司